自上月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宣布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(SDR)货币篮子以来,在岸/离岸人民币汇差一直居高不下,周一更是触及9月10日以来最高。外资行经济学家们认为,在本月美联储极有可能加息的背景之下,中国央行正在抓紧宝贵时机对人民币实施“压力测试”。
纽约时间周一16:40分,在岸/离岸人民币兑美元的汇差达到635点,显示离岸对在岸的折价水平突破了1%,处于9月10日以来最高位。9月29日离岸曾溢价于在岸210点,一个月后中国央行疑似在离岸市场出手干预,离岸对在岸汇差缩小至14点。

在岸/离岸人民币汇差扩大
从在岸/离岸人民币汇差近日的走势来看,“中国央行可能希望在12月中旬美联储会议之前进行某种形式的压力测试,”德国商业银行驻新加坡的高级经济学家周浩在近日的报告中写道,“因为美联储加息临近,如果在此之前不进行,那么未来的政策抉择将会面临更大的风险”。
周浩表示,美元相对较弱时有利于中国央行测试市场对人民币贬值的反应。他指出,美元强势时若允许人民币贬值,可能导致市场唱空人民币而出现汇率大幅波动。截至12月7日的一个月中,追踪美元兑10种主要对手货币的彭博美元即期汇率指数跌了0.63%,创下6月30日来最大跌幅。
干预策略似有改变
道明证券驻纽约的新兴市场策略师Sacha Tihanyi在接受彭博采访时表示,“压力测试”一说不无道理。但他同时认为,央行可能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冒太大的风险。
自“8·11汇改”以来,在岸人民币交易量在8月和9月出现了飙升,同期在岸人民币/美元的表现相对稳定。此后交易量开始呈现出明显下降,在岸人民币/美元也呈现下跌趋势。
“中国央行当前应该是倾向于储存弹药,在绝对必要的时候再行动,”Tihanyi说,“行动的时间点和条件都很难预测。甚至有可能是临时起意的,因为央行不希望被市场看透。”
周浩则指出,趋势的改变“显示出中国政府接受对在岸人民币有管理的贬值”。

数据来源:巴伦周刊
“有管理的贬值”似乎也在逐渐被市场所认可。11月外汇储备环比下降872亿美元,跌至近三年低位,随后在岸人民币收跌于6.4082,为8月26日以来最弱,离岸人民币也突破6.47迈向9月10日以来最低位。值得注意的是,离岸和在岸市场的波动率都未进一步大幅攀升。在岸人民币1个月隐含波动率维持在5.14%,离岸人民币1个月隐含波动率维持在6.31%,均低于11月30日人民币纳入SDR前夕的水平。
然而市场接下来究竟如何消化美联储近10年来的首次加息却令人难以捉摸,中国央行会怎样应对可能引发的美元升值也让人拭目以待。美联储将于美国东部时间12月16日 14点公布货币政策决定,包括主席耶伦在内的多位决策者近来纷纷公开表态,倾向于尽早启动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。
联邦基金利率远期合约价格显示,交易员认为美联储此次会议上加息的概率高达76%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